这是一个发生在我身上的真实的故事。

两年前,我刚刚大学毕业,我们那时已经并轨了(相信大陆的年轻人都知道 这个词的含义),国家分配工作的时代已经结束了,我不愿回到生我养我的小城 镇,就留在了省城,找了一家进出口公司,由于我在学校时已经学过报关手续和 一些进出口管理工作的基础知识,而我适应环境的能力也很强,所以很快就负责 公司的报关业务,职务是业务经理。

那是十月的一天,晚上快要下班的时候,天突然下起了雨,公司一般下午就 没有什么业务了,所以四点多的时候大部分人已经走了,只有我和现金会计曲姐 还在公司坚守。

雨不算大,只是空气很冷,这个城市是北方最冷的大城市,我算是当地人当 然习惯这种气候,可是曲姐是杨州人,哪受得了这种恶劣的天气,她当时只穿了 一身套裙,虽然里面穿了裤袜,但还是冻得瑟瑟发抖,她租房的住处离公司挺远, 公司地处工业区,平时少有车载人的出租车,更不用说现在还下雨。

曲姐三十刚过,可是看上去像二十六、七岁,比实际年龄年轻得多,长得不 算太漂亮但很有气质,是那种很耐看的女人,而且拥有江南美女特有的雪白肌肤, 最主要的是她的身材是一级的棒,形体修长,两只乳房不是很大得坚挺的向上翘 起,窄细的腰身,结实凸起的臀部,浑圆而细长的大腿,无不透露着成熟女人的 韵味。她是和她男人感情不和才独身一人到北方来的。公司都传说和她跟董事长 有不寻常关系,但是他们好像做的很保密,只是传说却得不到证实。

我看曲姐的样子真是很可怜,她和一些办事员们共用一个大厅办公,每人是 一个小办公桌,面对这突如其来的降温,冬季取暖期又没到,真是难为这江南长 大的杨州妹了。我是公司的中层领导待遇要比他们高些,我有自己的办公室,并 装有空调,看曲姐冻成那样,我这个自命怜香惜玉的大男孩也心软,“曲姐,到 我办公室来坐吧!”

“哦,不用了,我一会等雨小点儿就走。”

“你看你曲姐,冷成这样,暖和一会再走吧,再说这个时候也没有车啊!”

“那谢谢罗经理了!”说着曲姐轻轻的走进我的办公室,步履优雅。空调已 经开了有一会儿了,室内的温度已经是二十多度了,想她应该不会感到冷了。

“还冷吗?喝点热水暖暖!”我给曲姐倒了一杯水。

“谢谢罗经理!”

我假装不高兴的说:“你不要这么客气好不好?我还没有你大呢!我们兄妹 相称好不好?”

“好啊,小罗弟弟!”我不由得笑了:“这就对了嘛!你那样叫得我不自在!”

曲姐不再像刚才那样拘谨,喝了一小口水,坐在沙发上翻看报纸,突然抬头, 明亮的眼睛看着我,

“咦?我平时感觉你好像不是很爱说笑,其实你的人很好的哎!”

“是吗?曲姐,不是我不爱说笑,我刚来才一个多月,和你们不是很熟嘛!

这下好了,我们现在已经是很熟悉的朋友了。“

“也是啊,感觉你对女人很好哎!对别的女人也这样吗?”她很顽皮的问出 这个问题来。

我没法回答这个问题,只好把话题变了,“曲姐,你还冷吗?”

“是啊,不,好多了,不过还是有点儿!”

我坐在她身边,把我的处套披在她身上,还真的感觉她有点抖呢,她很感激 的望了我一眼,自己又拽了一下,伸了一个懒腰,正好身子轻轻的贴在我的肩上, 感觉一阵温暖,很舒服,我不想动,很长时间没有接触异性的我很想这种感觉能 延续下去,从和我女朋友毕业时分手到现在我已经几个月没碰过女人了,而身边 的这个成熟的少妇对我是一种诱惑。

曲姐竟然靠着我睡着了,身子慢慢地倒向我,双方肉体的接触更紧了,我索 性伸出胳膊抱着她,她的身子被我一动,眼睛微微睁开,但没有动,任我的双臂 环绕着她的身体,一股化妆品的香味还有女人身上特有的体香进入我的鼻孔,她 仍然闲着眼睛,我感觉我的下面已经硬得能打鼓了,但是我不敢轻举妄动,怕这 种美妙的感觉很快失去,我看着她的脸,她闲眼的时候很好看,江南美女眼睛小 的缺陷就被这一闲眼给掩盖了,让她越发的迷人。

我情不自禁的吻了一下她的脸蛋,见她没有醒,我又大胆的去吻她的唇,这 下她的眼睛还是没有睁开,可是嘴动了一下,我刚要挪开嘴唇,可是好像有股吸 力一瞬间把我唇又吸住了,竟然是她主动送上了香唇,我的血都要凝固了,真是 美死我了!

这下我不用再顾忌什么了,我放心的吻着她,我们的舌交缠在一起,她的喉 咙深处发出诱人的喘息,雪白的脸涨得粉红,愈发动人。我的舌在她的耳垂后面 轻舔着,她的喘息渐渐变得粗重,用手抓着我的的肩。

我腾出左手伸时她的衣内,隔着一层薄薄的胸覃抚摸着两座隆起的山峰,鼓 鼓的、胀胀的、软软的极有弹性,我的一只大手都握不过来,不愧是成熟女人!

我解开她上装的纽扣,拉开她的胸覃,两只肥美的大奶子就呈现在我眼前了, 我俯身含住她的奶头,用舌尖轻舐著,伸手玩弄另一支乳房,重点都在攻击她的 顶峰,玩得曲姐面红耳赤,吟哦不已,抱着我的双臂更紧了。

耐心把玩了许久,感觉她的身体在发热,就忽然放弃了手上的揉捏,手指向 下溜走,伸进已经被我拉开的短裙内,停留在内裤一处隆起而柔软的布料上,而 且那布料已经有点温湿,我的手指不规矩的钻动著,很快便躲进布料里面,跌入 一个温柔而黏腻的陷阱中,她的下面已经很湿了,这是我没有想到的,可能她也 很长时间没有这种激情了吧。

我的手指故意往她湿地中突出的肉芽挑剔,引起她一阵放浪的呻吟,“哦啊”

我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脆俯下身,将她的裙子脱下,原来她的内裤是那种极性感的丁字裤,真 骚啊!

还带着蕾丝的花边,中间的半透明的地方透出一片令人神往的黑色来,让我 更加兴奋,我不禁俯下身,将整个脸埋在曲姐的双腿间。

“哦……你要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什么?好痒……”

我笑而不答,伸出舌头舔上她最敏感的顶端,粉红的颜色如一道美味的好菜, 我细细的品偿着,吐出舌头,用尖端小心的沿著那缝撩舐,她不住的暗抖,我的 舌尖再多来回几次,那缝自动的缓缓咧开,里头粉红的嫩肉袒露出来,缝上头 长有一颗小蕾,我绕著珠珠打转,缝因此越张越开,绽放成一朵盛开的花蕊,层 次分明,娇艳欲滴,蕊下突然凹陷,源源的水份从那儿汨汨流出,那里是吃人的 无底洞哦!

我搅动舌尖拨动两旁的肉片,深深探入,曲姐抬起下巴,紊乱的吐著气,发 出呜咽的声音。我两手攀住她的大腿,狠狠地吃著她的花蜜,她的双手紧紧抓住 我的头,不停的扭动身体,并且努力地将屁股前挺,好让我吃得更深切一些,她 啊啊地叫着,吟叫不停。“啊……啊……舔得真好……啊……唉呀……唉……好 舒服……嗯……嗯……我……不行了……快进来……啊……”

我再也忍不住,脱下裤子,掏出粗大的阳具,大鸡巴已经硬得要出血了,

“啊……天哪,它……这么大!”

我坏笑着,“一会你就知道大的好处了!”他男人一定没有这么大的家伙。

我挺起我那引以自豪的19厘米的大肉棍,粉红色的龟头在她的阴道口磨蹭 着,她扭动着身体,发浪的样子惹得我的鸡巴一阵麻,我将龟头在穴儿口磨动一 下,好沾湿润滑,她已经受不了啦,频频挺动屁股,我故意不进去,留在门口徘 徊,她真的无法忍耐,就把双脚一勾,将我硬生生勾进来。那穴儿久逢甘露,又 紧又热,实在是宝穴。“哦……”曲姐发出满足的呓语。

我将她的双脚扛到肩上,用力的挺动起来中,她马上摇摆臀部配合起来,她 是真的浪了,我仿佛受到了鼓励,不由得把握机会加紧抽插,把她个穴儿磨的又 红又烫,她的大阴唇被我的大鸡巴插着,随着鸡巴的进出也翻进翻出,很是好看。

“啊……啊……来了……啊……啊……”她大叫着,身体剧烈的颤抖着,我 知道她的第一次高潮已经来了,她的阴道壁紧紧包着我的鸡巴,一阵收缩几乎要 把我吸出来了!我强忍住兴奋,从她身体里抽出来。

她的身子软绵绵的倒在沙发上,我把她的身子翻转过去,她一下子就明白我 的意图了,主动配合我撅起屁股,双手按在沙发垫上。我的大鸡巴从屁股抵住小 穴,一滑就又插进肉缝里,我开始疯狂地抽送起来,她满脸浪荡的笑意,回头双 眼直勾我,我每次都将一根长枪一插到底,插了不到三百下,曲姐的浪水一阵喷 射,淋得我的大鸡巴舒服极了,鸡巴插在穴里头,觉得越包越紧,鸡巴深插的时 候,下腹被肥白的屁股反弹得非常舒服,于是我更努力的插进抽出,两手按住肥 臀,腰杆直送,刺得曲姐的满口胡乱叫春。

“啊……啊……重一点……啊……哦……好舒服哦……天啊……唉哟……真 好……啊呀……轻……哦……好好……我……又……啊……来了……来了……”

忽然我发觉龟头暴胀,每一抽插穴肉滑过龟头的感觉都十分受用,知道来到 射精的关头,急忙拨推开曲姐的屁股,曲姐那紧紧的蜜洞一下子少了我的大鸡巴 的抽插,不由得用雪白的大屁股向后顶,我强忍住兴奋,曲姐回过头渴望地看着 我,似乎明白我的表情。

她坏笑着拉我坐在沙发上,她的屁股对准我的阳具,猛的往下一坐,竟然没 有进去,“真大!”她不禁赞叹着,我扶着她的臀部,让她双腿分开坐到我怀里, 我的龟头在她光滑的大阴唇撞了几撞,终于贴著滋润的肉沟,滑进她紧窄的小肉 洞。

曲姐舒了一口长气,把酥胸上两团软肉紧贴我的胸部。我抱著她的臀部,把 粗硬的大阳具尽量往她肉体的深处钻入。

她开始骑在我的身上雀跃,在她一上一下的同时,我的阴茎也一深一浅地在 她的销魂肉洞中出出入入。

她的动作越来越快,终于,她的肉体剧烈地抽搐,最后终于无力地趴在我身 上,

“我又来了……啊……哦……要死了……啊……啊……老天……啊……啊… …一直的……啊……啊,我不行了……“

与此同时,我也感觉一股抑制不住的兴奋在我的血管里升华,我的阴茎也在 她阴道腔肉的剧烈收缩下喷出了浓浓的精液,一阵久违了的爆炸感觉传便我身上 每一处,如同电流经过!

我们没有立即分开,仍然继续保持结合著,我的阳具慢慢在她阴道里缩小, 她躺在我身上就像睡着了一样,过了好一会,她才睁开眼睛,我看看对面墙上的 钟,已经六点半了,我们都有点儿不好意思。曲奶红著脸望了我一下,准备从我 身上起来,她抬起身的时候,我看见自己的阴茎从她的小肉洞里慢慢滑出来,她 那条粉红色的肉缝马上又紧紧地闭合上,精液一洋滴一滴流下来,我找来纸帮她 擦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净。

我们各自穿好衣裤,我恋恋不舍的在她的唇上又吻了一下,摸了一把她圆溜 溜的屁股。

“馋猫,以后再给你嘛!”她娇嗔的说着,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以 后这个风骚的娘们就是我的大情妇了,我太高兴了!

我打电话叫来和我关系挺好的公司的司机小宋,把曲姐送回住处,外面的雨 还没有停,不过已经小了很多,空气依然冷,曲姐打开车门上车的一瞬间,我还 注意到她的脸还是通红,兴奋的红潮还没有退去。但愿小宋不会看出来!

我和曲姐一直保持这种关系,现在还经常偷情,我们的原则是只在办公室里 做,这样就不会被人发现。 [ 本帖最后由 黎明前的黑暗 于 2008-11-29 20:57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