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主留言寒江独翁(2008-9-9 15:52): 你好,你能提供一下前80集的链接吗?谢谢 花心天子

81

公孙天翔帮段紫萱治疗好了马上就告别了她,强忍着被她弄出的欲火走出了 医疗室,走往表妹的房间。

看了下时间,现在已经是晚上10点钟了,公孙天翔走到表妹房间外,伸手 拉开房门,门果然没锁,他嘿嘿一淫笑,慢慢走了进去。

公孙天翔走进去后,只见陈欣柔已经躺在床上睡着了,看来她是在等自己的 「疼爱」等的心急才不知不觉睡着了。

公孙天翔早已经忍不住欲火了,飞快的脱光了自己衣服,赤裸裸的爬到了表 妹的床上。

爬上床后,看着旁边的睡美人,公孙天翔憋不住内心的冲动,低头先亲吻了 表妹的樱桃小嘴,伸出舌头舐着她的红唇和齿龈,又吸住她的香舌轻咬着,一只 手则悄悄地伸进她的吊带睡衣领口,隔着胸罩摸揉着那白嫩浑圆的娇乳,陈欣柔 这对娇乳,虽然不是很丰满,但摸在手里像是两颗打足了气的皮球,柔软又充满 弹性,公孙天翔一面把玩着,一面用手指揉捏着乳峰顶端的粉嫩「红果」,手感 真是舒爽极了。

陈欣柔在睡梦中皱着柳眉,小嘴里倾出细微的呻吟声,娇躯像触电似地抖颤 了起来,这是女性的敏感地带受到爱抚时的本能反应。

陈欣柔穿着那粉红色的吊带性感睡衣,衬托出她极好的身材,那娇嫩的双峰, 那微凸的私处,还有睡衣下分叉处露出的白晰玉腿,无一不刺激着公孙天翔的神 经中枢。

看表妹还没被自己弄醒,公孙天翔一边隔着睡衣摸她的乳房一边伸手轻轻脱 掉了她的吊带睡衣,慢慢把睡衣从她的肩膀上褪了下来,立时一幅精彩的春睡图 展现在自己眼中,只见表妹现在还眯着眼睛沉沉地睡着。

脱掉了粉红色的吊带性感睡衣,陈欣柔就剩下了粉色的蕾丝乳罩跟今天她穿 的粉色蕾丝三角内裤,公孙天翔不停地吻着她,以发泄刚才被段紫萱弄出的欲火, 同时伸手脱掉了表妹的乳罩。

公孙天翔眼冒欲火的看着眼前陈欣柔这对完全暴露在空气中的白嫩娇乳,那 粉红色的乳头加上同样颜色的乳晕,就像是在对自己示威一样,不停地晃动着。 他马上双手上去又搓又揉,加上嘴巴不停地添,恨不得把这两颗肉球一口吞下去。

公孙天翔嘴巴一边舔着,一边把手伸进了陈欣柔的那件粉红色内裤里,摸到 她的私处那隆起的「桃源唇」和后面小屁股的臀沟,感觉到中间有一条微微透出 热气的小缝,洞口有一粒轻颤的小肉核。

公孙天翔马上忍不住脱掉了陈欣柔身上最后的的粉色内裤,表妹的裸露的恫 体在自己面前展露无遗。公孙天翔跟她都光着身子面对面地只有几十厘米,现在 赤裸的「睡美人」实在是太漂亮了、太美了!

公孙天翔不由伸出双手环抱住陈欣柔,两手在她身上来回探索,继续从她的 私处摸起,几只手指,深深地嵌入她娇美的「桃源洞」里面,「睡美人」虽在睡 觉中,但她也忍不住地发出呻吟,公孙天翔淫笑着故意继续来用手插动,让指头 去摩擦她的绝美娇嫩的「桃源洞」,这时候她的呻吟声不由更加地大了!

「嗯……嗯………」正当陈欣柔沈醉在「桃源洞」传来的快感之时,公孙天 翔居然把她的淫水给弄出来了!这样一来她雪白娇美挺翘的臀部,整个地都裸露 了出来。

公孙天翔淫笑着用力地在搓揉表妹的臀部,并且将手指伸到她的「桃源洞」 与菊花蕾里面去抠弄,让她所感受到的刺激更上一层楼。

陈欣柔茫然中享受着公孙天翔的抠摸,让表哥他可以吸吮自己的娇嫩乳房! 后者当然也是毫不客气地就含住她那挺翘已久的乳尖,用牙齿跟舌头来刺激、玩 弄。

公孙天翔用舌头轻舔着陈欣柔那个被自己开苞不久的粉嫩「桃源洞」,舌头 如灵蛇般伸进带汁的「桃源洞」中,轻舔着表妹的穴肉,「睡美人」似乎觉得体 内那种刺激的感觉已经慢慢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股骚痒的感觉。

「啊………好痒………嗯…………啊」陈欣柔嘴角马上轻如蚊声的哼着。

公孙天翔轻声叫了「表妹」一下,见她还没醒,但耳朵边听到她的如仙音般 的呻吟,自己再也忍不住了,伸手端着威武雄壮的龙枪对准表妹那早已淫水泛滥 的「桃源洞」插了进了,睡梦中的陈欣柔「啊」了一声,也不知道是因为疼痛还 是别的什么。但现在公孙天翔可管不了那么多,自己的欲火已经完全爆发了,又 是第一次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睡美人」所以他太兴奋了……(作者鄙视道:「这样是迷奸……」 读者骂道:「毛,陈欣柔可是非常享受被她表哥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啊!嘎嘎)

公孙天翔的龙枪在陈欣柔的「桃源洞」里来回的抽插,觉得这样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睡美人」 马上产生了前所未有的快感。而他的双手则一刻也不停地搓揉着表妹的那两个娇 挺的乳房,睡梦中的陈欣柔下身冒出大量的淫水,一股股的浪水淫液,从她的「 桃源洞」里往外流出,一泻千里,流得被单上湿了一大片。

陈欣柔竟然下意识地呻吟起来:「啊…表哥…嗯……嗯……哦……」听到胯 下「睡美人」的呻吟声,公孙天翔更加卖力地抽插,更加的在她的身上努力耕耘 开发这块宝地,小小的「桃源洞」内充满了浪水淫液。

公孙天翔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了一会马上想换个姿势,由陈欣柔的背后插她,接着将她像只小 母狗似地趴放在床上,让她双肩着床面,一双玉腿跪伏着,翘起了雪白娇翘的屁 股。而自己跪到她身后,两腿分跨她两侧,左手伸到前面去抱紧了娇嫩柔软的小 腹,揉着肚脐眼,右手分开她粉嫩的被插得淫水不停往外流的肉缝缝,露出一个 粉红色的「桃源洞」,威武不凡的龙枪顶了顶,屁股往前一挺,就把整根龙枪插 了进去,慢慢地抽插起来。

「啊……啊,表哥……噢……」陈欣柔终于意乱情迷的闭着眼睛呻吟起来, 仙音般的呻吟声马上回荡在整间卧室里面。

公孙天翔被表妹不由自主的淫声弄的兴起,更加地卖力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了几十下,渐渐地 越插越快,力量也越来越大,每次都把龙枪整根插到陈欣柔的「桃源洞」底,顶 得她浑身不停地颤抖,两颗娇挺的乳房更是不停地在床面上划着圈圈儿。

「啊……表哥………啊………喔…」听着表妹的呻吟越来越大声,公孙天翔 知道她醒来了,于是左手抱住她的娇嫩屁股,右手反搂着她的小腹,猛力地往后 拉,让她的「桃源洞」和自己的龙枪接得更紧密,一阵「啪、啪、啪」的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穴声 马上响起,发出肉和肉互碰的撞击声。

公孙天翔每次都把龙枪插个尽根,又用龙枪头在她的「桃源洞」底的花心上 连跳几跳,自己夹紧屁股用力的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着,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得她一身浪肉抖抖乱颤,这样的冲、摇、 顶、撞、晃、摆通通来的盛况,以前2人可都从没体验过。

「啊……表哥……丢了…丢了…啊」陈欣柔高潮已经接近,她拂乱的秀发, 淫荡的神情,摆动的臀部和双乳,这一切都使公孙天翔感到无比的刺激。

「表妹,我也来了!」终于在陈欣柔的「桃源洞」底的一吸一吮的快感中, 公孙天翔爽快地精关一松,射出一大股「白白的牛奶」,直冲着她的花心。「咕 嘟」一声她的「桃源洞」底似乎也感受到白浊飞沫的冲击力,整个人被欢喜的波 浪所吞噬……

公孙天翔自然地把表妹搂得紧紧的,感受到她全身都在颤抖着、抽搐着,知 道这种舒爽真是美得难以形容。

公孙天翔伏在陈欣柔的身上,腰部又不停的在她的下体出磨擦,爱液将自己 的龙枪弄得湿润了,这时他不禁淫笑起来,因为表妹竟然又故意温驯的闭上眼睛 「睡」着了。

接着公孙天翔淫笑的伸手往表妹那「桃源洞」小孔中探索,只觉得那孔道十 分细小。心中暗暗欢喜,伸手扒开「桃源洞」边的那两片粉红色的肉唇,顿时一 股白色液体顺着那道肉门流了出来,接着淫笑的用手握着自己的龙枪就往那道肉 门中一伸,一阵美艳感侵来,只感到自己被一阵温湿包围着,公孙天翔呆然地浸 沉在那份陶醉得从里面流出来的快感。

完事之后,陈欣柔和公孙天翔两人的结合的部份没有分开,就那样躺着。

望着这样的还在故意装睡的表妹,公孙天翔嘴巴吻着她的脸庞,双手揉捏着 她的娇乳,淫笑道:「表妹,你那里面最好了,爽死表哥我了。」说着他的龙枪 又硬了,不由将腰前后的抽送着已经满是白色液体的「桃源洞」……

「呀………啊……表哥…不行了…」一阵沉默后,陈欣柔闭着的眼睛终于忍 不住张开来,那「甜蜜」的感觉使得自己再也不能装睡了,乌黑的美眸望着公孙 天翔,粉脸上一片高潮过后的娇媚绯红。

「表妹,怎么样,刚才舒服吗?」公孙天翔温柔的问着,但下体还是故意的 抽插着。

「啊…表哥,不要啊,刚才真的太舒服了,但我不行了啊,你要不就把月或 诗雨找来吧!」陈欣柔娇声说道。

「哼,表妹,刚才你是不是在故意装睡啊!」公孙天翔得意的将仍在表妹体 内的龙枪抽动了一下,那样,她体内的精液又慢慢的流出来。

「不要…表哥…快些拔出来……你不要再弄了。」陈欣柔娇声的着向公孙天 翔「哀求」着。

公孙天翔伸手将表妹的乳房差揉着,将「红果」含在口中,跟着听到她的「 哀求」停下那抽送的动作,慢慢拔出早已完全勃起了龙枪,坏笑道:「那表哥我 去找月来了,你先休息会等会表哥我再让表妹你爽飞天!」他现在觉得自己不用 御女心经上的绝技,也能轻松搞定像表妹、林月这样的几女了,刚才可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了表妹 2个多小时啊,但像周婉仪、柳盈盈和林云熙她们几女不用绝技的话可没这么好 搞定的哦……

等公孙天翔把龙枪拔出后,陈欣柔马上一阵失落,但自己真的受不住这快感 了,还是微笑的点头轻声道:「嗯,表哥,你去吧!」

公孙天翔点点头,淡淡一笑,马上光着身体运起「飞龙在天」闪出了陈欣柔 的房间,闪到林月的房间外。

公孙天翔伸手拉了下房门,门竟然锁了,他苦笑的轻轻敲了下门,要是林月 睡着了,那自己就别叫醒她了。但很快房间内传来林月的声音:「来了。」

「啊,少爷!」一会儿,林月穿着白色睡衣来开了门,看见全身裸露的公孙 天翔马上惊叫一声。

「怎么了,月,叫到少爷我很奇怪吗?」公孙天翔微笑的说着,马上不等林 月说话,双手横抱起了她,替她关了这里的房门,迅速闪回了表妹的房间。

等公孙天翔关上了表妹的房门,被横抱在怀里林月支支吾吾的轻声道:「少 爷…我…我……」

公孙天翔闪回表妹的床边,把林月放到表妹的旁边,微笑道:「月,你不喜 欢少爷我疼爱你吗,表妹刚才可接受我的疼爱了哦。」

「哼,坏蛋表哥,人家在睡觉,你还来欺负我,还说什么疼爱,把自己说的 这么好听!」床上,全身裸露的陈欣柔伸手把旁边的林月抱在怀里,对着公孙天 翔一阵娇嗔。

「欣柔……」被抱在怀里的林月鼻子闻着陈欣柔身上的体香,嘴边又欲言又 止道。

「怎么了,月?」陈欣柔疑问道,双手还紧了紧怀里的林月,问道:「有什 么事你说啊。」

「欣柔……那个…没什么!」林月说到嘴边又微红着玉脸把话吞进了自己的 肚子了。

公孙天翔跳上床,躺在2女中间,把她们抱在怀里,左右双手各自揉捏着怀 里2女的乳房,左边的手伸进林月的睡衣领里,手指挑开胸罩轻捏着她那「红果」, 右手则不老实的抚摸着陈欣柔下体私处的阴核,口中对着林月温柔道:「月,你 有什么不开心的事吗?你放心说吧,无论什么事,少爷我都给你解决了!」

「嗯……是啊……月,你说出来,表哥会给你解决的……嗯!」被抚摸着阴 核的陈欣柔边舒服的呻吟着,边娇声道。

公孙天翔听着表妹的呻吟声,下体龙枪马上坚硬无比,左边的手更放弃摸林 月的乳房,而是伸进她下面的裙底,摸进里面的小内裤,突然摸到了……

「啊…少爷…不要……」林月惊吓的紧闭着双腿防止公孙天翔的「狼爪」进 入自己的私处。

「哦,原来是这样啊,月,这有什么好害羞的嘛!」原来公孙天翔那只手摸 到了林月内裤里包裹着「桃源洞」的卫生巾,明显是她的月经来了……

「怎么了,表哥?嗯……」旁边的陈欣柔疑问道,但公孙天翔的右手还是继 续在揉着她下体私处的阴核。

「呵呵,你问月吧」公孙天翔左边的手并没有抽回,而是挑开内裤里的卫生 巾手指也揉着林月下体私处的阴核。

「嗯…少爷脏啊!…嗯…」林月娇羞着玉脸,看到公孙天翔温柔的目光,那 手指并没停止的迹象,也渐渐放松开紧闭着的双腿,樱桃一嘴轻颤道:「…欣柔, 今天…我下面…那个来了。」

「哦,原来如此」陈欣柔笑着说道,接着伸手拍了下公孙天翔那只柔自己阴 核的手,对他说道:「表哥,月今天不方便你的疼爱啊,我从书上看到过,要是 在这个时期疼爱她,那她下面会觉得很疼的,而且还会被细菌感染的!」

「呵呵,表妹,你以为本公子我不知道吗?」公孙天翔右手一捏陈欣柔的乳 房,转过脸对在那娇羞的林月坏笑道:「月,少爷我还从来没看过女孩子的月经 是怎么样的呢,你能给我看看吗?」

「少爷……」林月大红着脸,但心里却非常甜蜜。

「哼!表哥,这有什么好看的啊,月,你别理这个大坏蛋!」陈欣柔从床上 爬起来爬到了林月旁边,伸手把她抱在怀里,像是要全力保护她似的……

公孙天翔不理会表妹的话,朝林月点头一微笑,右手更慢慢的摸进了她那混 有呈暗红色经血和粘液的「桃源洞」。

「啊!少爷那里脏啊,好吧……我给你看一下吧。」林月拿这个少爷没办法, 只好娇羞的点点头,答应道。

公孙天翔迅速伸手脱下林月下面的内裤,撩起她的睡衣裙角,看到那卫生巾 上面的呈暗红色的经血,淫笑道:「呵呵,终于看到了。」说着,马上扒开那卫 生巾,迅雷不及掩耳之间把嘴巴凑到她的私处把舌头吐出对着她那混有呈暗红色 经血和粘液的「桃源洞」一舔。」

「啊!少爷/ 表哥!」2女都被公孙天翔的举动惊叫一声。

只见公孙天翔吐了吐带有林月经血的舌头,坏笑道:「味道还不错啊!」当 然他说的是假话啊,那味道好才怪呢,一定是有异味的……

「少爷/ 表妹!」2女都被公孙天翔弄的娇羞不以,但心里更爱他了……

「呵呵,好了,今天我就抱着你们睡吧。现在很晚了,我们睡吧。」公孙天 翔拉过2女在怀里,接着脱掉了林月身上的衣服,就这样抱着赤裸裸的2个美女 温馨的享受着。

「谢谢少爷!」林月激动的送上了香吻,甜蜜的躺在公孙天翔的怀里。

「嗯,表哥,关灯吧。」陈欣柔也送上了一个香吻,躺在他的怀里,幸福的 闭上了眼睛。

「嗯,晚安。」公孙天翔各自亲了她们的额头一下,伸手关了床边的灯,闭 上眼睛心里哭笑着:「本公子的欲火还没完全扑灭啊,怎么睡的着啊,哎,今天 都怪紫萱把我的欲火完全挑起,刚才还不如先叫诗雨出来让我疼爱呢,不行,明 天我要去找林云熙,只有她才能让我随心所欲的扑灭欲火啊……」搂着2个柔若 无骨的美女胴体如软玉温香般舒服,又想起林云熙那丰乳肥臀,下体龙枪更是胀 痛起来……

¥¥¥¥¥¥¥¥¥¥¥¥¥¥¥¥¥¥¥¥¥¥¥¥¥¥¥¥¥¥¥¥¥¥¥¥¥¥¥¥¥

公孙天翔躺在床上搂着怀里赤裸的2女,翻来覆去,嘴里叨咕着:「收藏— —推荐——收藏——推荐。」

陈欣柔在睡梦中迷糊道:「表哥,收藏!」

林月也睡梦中甜蜜的说道:「少爷,推荐!」

82

放学后,公孙天翔先送表妹和林月回别墅,接着和她们一起吃了晚餐,然后 再去医疗室替段紫萱治疗好了,又强忍着欲火马上就告别表妹们,开上跑车去往 林云熙那里。

「喂,云熙吗,等会我要去你那里了,方便吧?」公孙天翔边开着车边拿着 手机说着。

「Master,当然方便啊,我随时等您的到来。」林云熙坐在客厅里接 上手机,对着手机轻声的说道。

「怎么了,不方便的话,我可以改天再来。」公孙天翔听出对方的声音很轻, 以为对方不乐意,所以对着手机淡淡说道。

「不,Master,您来吧。」林云熙诚惶诚恐的说道,说出的声音明显 大多了。

「嗯,那就这样了,等会见。」公孙天翔说完合上手机,嘴角淡淡一邪笑, 用力踩上油门,跑车飙往慕容别墅。

客厅旁边一位漂亮的女生坐在沙发上对着刚合下手机的林云熙,疑惑不解道 :「妈咪,是谁打来的啊,你怎么会叫对方Master啊?」

「哦…没什么,妈咪以后再告诉你好吗?姗姗。」林云熙走过去坐到这个叫 姗姗的女孩身边,对着她微笑着。

「随便吧,妈咪,你现在让大哥去国外才让我回来,这样我和大哥又没碰面 的机会了,下次见到大哥又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了?」女孩语气有点不悦的说 道。

林云熙听到这自己的「儿子」慕容锡国就想到他得罪自己的主人的事,语气 马上有点火爆的说道:「哼,你大哥有什么好见的啊,这个败家仔永远不会回来 了,让他一个人在国外自生自灭吧!」

「妈咪,你怎么听到大哥就这么生气啊,算了,不说了,爹地出差也不知道 什么时候回来,这个家可真无聊啊!」女孩怏怏不乐的边说着边站起来走上楼, 走往自己的房间。

※※※※※※※※※※※※※※※※※※※※※※※※※※※※※※※※※

公孙天翔开着帕加尼跑车一会儿就飙到了慕容别墅,他坐在跑车里对着守门 人通报一声,那守门人马上开了别墅的大门让他大摇大摆的把车开了进去。

林云熙得知下人的通报已经站来外面等公孙天翔的到来了,只见她看见超酷 的跑车开进来就马上来到刚停好的跑车面前,低下头尊敬的说道:「Maste r,您来了啊。」

公孙天翔开了车门,潇洒的走了出去,眼中冒出欲火的看着跑车旁边低头的 林云熙,嘴角翘起一丝邪笑,随即点了下头,语气淡淡道:「嗯,让你久等了哦, 云熙。」

「没有,Master,等您是应该的。」林云熙还是低着头,惶恐不安的 问道:「Master,今天要不要我带您去一个好地方玩玩啊?」

公孙天翔凑到林云熙耳朵边对着她吹着热气说道:「哦,好啊我倒要看看是 好地方。云熙,你还是先抬起头说话吧,我不习惯别人低着头和我说话。」

「是…Mas…ter。」林云熙被主人的弄的身体一颤,接着平静下心情, 唯命是从的抬起头,美目看着公孙天翔,热情期望的说道:「Master,我 们先去换衣服吧,我带您去的地方是私人俱乐部。」

「OK。」公孙天翔看自己今天是穿着休闲服,去那些公共场合并不怎么合 适,所以就答应去换衣服了。

接着林云熙亲自把公孙天翔带往别墅的服装室,在走廊上她还告诉自己的主 人,那已经不能生育的慕容锡国几天前被自己送到国外了,谈话期间正好经过别 墅的客厅,刚才那叫姗姗的女孩也碰巧走到客厅看到自己的妈咪带着一个陌生的 青年男子进来。她马上上去边打量着公孙天翔边问道:「妈咪,他是谁啊?」

「哦…他是……」林云熙欲言又止的马上被旁边的公孙天翔举手打断了。只 见他看着面前这位18。19岁的女孩,染了一头金黄色的半长发,脑后梳了一 条麻花辫儿,显得很纯。她的脸蛋非常娇美,还面带桃红,杏眼如丝,上身那鼓 鼓的胸脯儿撑着白色的紧身小T- Shirt,平坦的小肚皮露在外面,粉色的 纯棉低腰宽松提臀运动裤,圆圆的屁股的曲线毕露,白嫩的脚上穿着一双平底儿 的夹角儿拖鞋,这完全是美国女孩的标准打扮,那被紧身衣包裹的乳房随着呼吸 不住的起伏着。

「这女孩有欧美的野性外加东方女性特有的柔美,真不错。」公孙天翔一边 胡思乱想着一边对着面前的女孩微笑的说道:「你好,我叫公孙天翔,是慕容锡 国的朋友,今天有个宴会邀请我去,所以我来这里借衣服呢,就有劳伯母带路了。」

「你好,我叫慕容姗姗,你是我大哥的朋友那叫我姗姗就行了!」女孩果然 有欧美女人的大方,她还伸出玉手对着公孙天翔,后者当然是微笑的伸出自己的 手和这个慕容姗姗握手拉。

握完手后,旁边的林云熙说道:「姗姗,我先带这位翔哥去服装室。」说完 就带着公孙天翔走往服装室,慕容姗姗点点头在后面若有所思的看着走往服装室 的2人。

2人走到服装室,关了门,公孙天翔目不暇接的看着面前衣架上各色各样的 服装,对着旁边的林云熙问道:「云熙,刚才那叫慕容姗姗的是你女儿?」

「是的Master,姗姗这几天刚从美国回来,她在那边已经读完高中了, 现在就安排她在中国这里上大学了。」林云熙走过去替公孙天翔挑着服装,嘴角 边回答着。

公孙天翔在后面眼睛看着在前面替自己挑服装的美妇人下面那肥美的圆臀, 忍不住走不去伸出「狼爪」一捏,下体早已翘立的龙枪隔着裤子紧紧的顶着那肥 臀,口中淫邪的说道:「她是你的亲生女儿吗?」

「嗯…Master,她是我在生出儿子后紧接着生出的双胞胎女儿。」林 云熙语气有点低落的说着:「可惜我的那双胞胎儿子死了………」

「哦,原来你生的是龙凤双胞胎啊。」公孙天翔点头说着,知道林云熙对自 己的亲生儿子的死打击一定很大,接着伸手拍了拍她的肥臀,带命令的语气说道 :「别想那些不开心的事了,快给我换衣服吧。」

「是,Master!」林云熙马上遵从的替主人换上了一件白色高贵的燕 尾服。

「嗯,这燕尾服不错。」公孙天翔看着镜子点头满意道,顿了下又对林云熙 吩咐道:「云熙,你就去换一件旗袍吧。」他现在脑子可想的是那爱穿爱穿旗袍 的冷傲美女殷仙颜啊……

「好的,Master,您先去客厅等等我吧,我马上就去自己的房间换上。」 林云熙对着公孙天翔妩媚一笑道。

接着公孙天翔穿着这白色的燕尾服走出服装室来到客厅,那慕容姗姗正坐在 客厅的沙发上看着一本女性杂志。

「翔哥,换好了啊,这白色燕尾服给你穿上可真帅,比我大哥帅多了。真的 像一位白马王子啊!」慕容姗姗听到有人进来了放下手上的杂志,看到换了服装 的公孙天翔马上眼前一亮,口中「啧啧」的出了两声,眉飞色舞的说着。

公孙天翔摇摇头,目不转睛的看着面前的漂亮女孩粉脸,对着她嬉皮笑脸的 说道:「呵呵,我可是个穷光蛋啊,去宴会的衣服都要向你大哥借,这样怎么会 是白马王子呢,最多就是一匹白马吧,可说不上是王子啊!」

慕容姗姗被公孙天翔的话弄的「噗嗤」一笑,只见她摇头笑道:「我知道翔 哥一定是说笑吧,我可知道大哥从来不交没钱的朋友啊,再说翔哥的身上的高贵 气质可不是穷人所拥有的哦。」

「哦,我有高贵气质吗,姗姗你说说你是怎么看出来的呢?」公孙天翔眼睛 还是全神贯注的看着慕容姗姗的粉脸,对着她笑容可掬的说着。

「翔哥…」慕容姗姗被公孙天翔看着有点不好意思起来,粉脸竟然始无前例 的一羞红,她可是从小在开放的美国生活啊,和人打交道从来不脸红的,今天遇 到这公孙天翔就算她「倒霉」了……

公孙天翔刚要想再挑逗一下这红着玉脸的慕容姗姗,那林云熙可穿好了一件 淡紫色的高叉旗袍进来了,她对着2人微笑的说道:「你们再聊什么呢?」

「哦,伯母没什么,我们只是随便聊聊。」公孙天翔看着换上旗袍的美妇人 淡淡一笑道。

「妈咪,你怎么穿上了旗袍啊?要出去吗?」慕容姗姗对着林云熙问道。

「嗯,今天晚上妈咪也有个商业应酬要参加呢,我先送公孙公子去他的宴会 吧。」林云熙对着自己的女儿面不改色的说着谎话。

「那伯母,我们是不是要走了啊?」公孙天翔在一旁心里发笑着,脸上也是 平静的说着。

「嗯,姗姗,那妈咪先走了,这些商业应酬你也不喜欢去,就好好呆在家里 吧。」林云熙点头说道。

「你们去吧,我上楼洗澡了。」慕容姗姗半信半疑的想着,看了2人一眼就 就走上了楼。

2人走出客厅,走到了停车场,公孙天翔走到自己的跑车前,开了车门对着 后面的林云熙说道:「今天做我的车去吧,等会你指路。」

「是,Master。」林云熙看着这辆超酷的帕加尼点点头微笑道。

2人都坐上了帕加尼,公孙天翔启动跑车,看了下旁边正靠车座上,斜着美 眸满脸含春的望着自己的林云熙,他伸手过去,对着美妇人那妖艳的脸蛋狠狠的 一捏,他突然有一种意识,那就是今晚两人之间的游戏,一定会非常的刺激。

「我们去哪里?」公孙天翔笑着说道:「你指路吧。」

「唔…我们去浦东西区经过荒野的郊外富人居住区。」林云熙娇慵地侧过身 体,放荡的看着公孙天翔。

公孙天翔淫笑的点头,把跑车马上开车别墅,心里淫荡的想道:「夜里开车 经过荒郊野外可以去打野战啊,这的确是一件很刺激的事情啊,这样令人有全新 体验的性爱游戏本公子还从来没玩过,不去尝试一下那可多可惜啊。」

公孙天翔剑眉一扬,带着淫意,也不说话,脚下踩足马力,朝着浦东西区的 荒郊野外开去。路上,他已经忍不住一只手握着方向盘,一只手伸进旁边美妇人 的旗袍领里,隔着胸罩揉着她那丰满的霸乳。林云熙也大胆的伸出玉手,拉开公 孙天翔的燕尾服,从下面抚摸上去,看来她已经有点急不可耐了。

男女之间性的吸引比其实事物更具有诱惑力,这个美妇人的动作越来越大胆, 摸着摸着,忽然之间,她急促的伸出玉手来,颤抖着将公孙天翔的裤子皮带松去。

她现在想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什么,公孙天翔当然知道拉,刚才她滑腻的扦手摸着自己也觉得 非常的舒服惬意,自己就享受她的服务吧。

只见林云熙松开了公孙天翔的皮带后,眼睛已经妩媚的瞄着这个英俊的主人, 在她双手的配合下,公孙天翔的燕尾服裤子拉链已经被她拉了下来,随后美妇人 马上俯下身来,用玉手和香嘴为主人服务起来。

真是要命啊,公孙天翔还正在开着车呢,突然而来的刺激让他的方向盘摇摆 了一下,车身也更着晃荡起来了,好在公孙天翔高超的技术下把住了方向,稳住 了车身。

林云熙抬起头来,淫荡的望着公孙天翔痴痴的笑了,看来她很满意刚才自己 的这个做法。然后她又俯头下来,继续着手的嘴的动作。

公孙天翔暗暗摇头,他冷笑的想道:「你笑,本公子让你笑。待会看谁笑到 最后,哼!」虽然被这美妇人「摆了一道」,不过公孙天翔也非常享受着这种服 务,林云熙做的很卖力,她的舌头非常柔软,当然表面任谁也想不到她那高贵的 外表下竟然是如此的淫荡,还是个性被虐待狂,不过公孙天翔就喜欢她这样,他 一边开着车,一边抽回那着揉乳房的手,接着沿着美妇人的背脊抚摸下去,一路 摸到她那娇耸的肥臀那里。

公孙天翔的欲望早就爆发,他的右手已经透过了林云熙的旗袍分叉处,往里 摸了进去,手指挑开她穿着那件丁字内裤,摸到了她那已经湿漉漉的「桃源洞」, 当公孙天翔的中指滑进「桃源洞」的时候,正在卖力服侍着主人的美妇人忍不住 从喉咙里发出了「嗯、嗯」的呻吟声。她玉手和香嘴的动作配合着公孙天翔也开 始慢慢的加快起来了。

公孙天翔驾车正飞速往郊外荒野赶去,不过现在看来这美妇人已经是忍耐不 住了,她那湿润诱滑的「桃源洞」已经流出了好多的淫水出来,她突然停止了动 作,坐正了身体,留的公孙天翔下体的龙枪在空气中硬挺着。

公孙天翔很奇怪,不知道林云熙想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什么,转眼一看。只见美妇人在座位上 稍稍欠身,然后双手在自己的旗袍分叉处摸索着,很快,一条淡紫色的性感丁字 形内裤已经被她脱了下来,她撩起旗袍裙角,双目含春,望着公孙天翔哀求道: 「Master,我好想您啊,我等不及了,现在就给我好吗?」

公孙天翔邪笑一下,淫言媟语道:「哼,真是荡妇,就是欠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来吧!」

只见林云熙吗上娇笑一声,她已经从旁边的车座上挪动起来,娇弱的身体一 下子就跨坐在了公孙天翔的大腿上,然后她伸出玉手扶住了主人那硬挺的龙枪, 往自己那湿润的「桃源洞」那么一带,然后就畅快淋漓的坐了下来。

「噢……」美妇人已经发出了一声满足的呻吟,看来公孙天翔的龙枪已经完 全充实了她下面的「桃源洞」,她甚至不敢动了,扶住了公孙天翔的双肩,把螓 首埋到了主人的怀里。

真是自己所说的荡妇啊,竟然比自己还要急不可待啊,不过公孙天翔心里可 爽着呢,看着趴坐在自己身上的美妇人,她胸前的丰满霸乳正隔着旗袍磨顶着公 孙天翔的胸膛,一切是那么的完美和荒淫。

林云熙上身的衣服整齐,然后她的旗袍裙摆已经完全的掩盖住了他们交合的 地方,况且现在已经是黑夜了,往郊外路人的车少人稀,即使有经过的车辆,在 那么一瞬间也不可能看得清楚车内两人的这种亲密的姿态,即使是看得到,又有 什么好害怕的呢,估计全上海这么大,人有这么多,谁又会忍得他们呢。 林云熙口中边苏爽的呻吟着边伸手从自己的旗袍里掏出一大叠票票,对着正 在「卖力」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的公孙天翔淫声浪语道:「喔…Mas……ter……您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的…我 好爽…啊,…我下面……的小妹妹爽死了……啊………我把票票全给你了!噢… …」

「是吗,哈哈,我爱票票,竟然云熙你给我这么多票票,那么待会我可要报 答你,对你全力施展出我的床上绝技,看不把你爽的魂飞升仙啊!哇哈哈……」 公孙天翔心花怒放的接过林云熙手中的票票,对着她发出一阵狂笑。 [ 本帖最后由 寒江独翁 于 2008-9-9 15:45 编辑 ](第1页)(第2页)(第3页)